kkw*ZYL*小馄饨*JJ*ymd

墙头众多,都是真爱,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大概有王凯,朱一龙,林俊杰,山田孝之,铃木达央……反正真的是超多数不清,平时喜欢画画做手工偶尔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嘿嘿傻笑开脑洞,就只停留在脑子里的那种……没办法文笔太差……

醺(血玉咒 魏萧×周玉白)

……
“玉白……”
他看向他的眼里有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深情,他手掌下是对方瘦削的肩膀,隔着布料只能感受到些许温度,却不断骚乱他心弦,没有忍住手指抓着他肩头,想揉弄的更深,想摁进自己的怀里,抬头却看到他微微颤抖的纤长睫毛投落的一片阴影,看到他半阖的眼睛染着微醺醉意,看到他的唇干干的,迫切需要滋润,看到他的领口……
——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无力,许是累了,他撑着头意图让自己清醒些,却感受到肩头一重,他的好朋友就那样抓住了他,轻喊了一声:
“玉白”
那双眼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以前似乎从未见过,他想仔细分辨出什么,倦意却再次袭来,他甩甩头,终究未能抵抗……
——
(从旁观者角度来看,此处难道不应该有车吗!车呢?!就这样把手搭在玉白身上直到药性结束吗!人干事!)
……

对不起我只会这种……篇幅极小的小脑洞,并没有构建故事的能力,实在是血玉咒中迷药那段太好磕了,那只抓住了玉白肩头的手,还有那一声“玉白”,真的是令人狼血沸腾,嗷呜~~~
我想看肉,我想看车,其实我脑补主要应该是这个片段之后的事情♂,但是我写不出来!
开车好难!
但是挖了一遍LOFTER并没有找到这对的文……

不合时宜

……
朱美丽一看不太对,又祭出在记者和粉丝面前百试不爽的“萌混过关”,心想着,我笑一笑,他就会放过我啦!~
然鹅,他似乎忘记了眼前人是跟他读书时期就混到现在的挚友冠英,对他这种小招数早已烂熟于心,他也忘记了此时并非采访或是见粉丝而是被他家彭妹妹压在床上讨债……
彭妹妹现在没有其他想法,见他卖萌只想把他抱怀里使劲揉,或者揍他一顿屁股也成,放过?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朱美丽觉得气氛不太对,按常理来说他不是应该放过我了吗,到底哪里不对!?我不萌了吗?
翻江倒海了一天的皮皮龙愈挫愈勇绝不服输(??),嘴巴一扁,作势就要来一份“面面式委屈”,可惜还没有读完条,就被自家妹妹狠狠地摁在软被里撬开了双唇……
什么叫做技能用的不合时宜?
这就是了。
……

依旧是没头没尾的小脑洞,实际上脑子里差不多补了几万酱酱酿酿的小黄文……但是我写不出来啊!

谁来收了这个脑洞啊!大大们!

何所执(没头没尾单纯记梗)

……
呵。
远处化作人形的兔精连城璧看着女人逃走,轻笑一声,侧过头看地上不省人事的小野人,心道:你即使舍命救她又如何呢?你根本就不懂人类的世界,他们并不像你一般单纯,你也决计无法融入他们的世界……
他拨开纠缠在小野人脸上的金棕色毛发,即使满脸毛茸茸,能看的说起来也不过就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依旧令他……令他……
连城璧大拇指轻轻摁压已经变色的下唇,意外的有着与肤色不同的柔软,小野人似有所觉但耽于毒素无法动弹,只不解的皱了皱眉,企图逃过这触碰。
呵。
连城璧深深的在他脸上逡巡,好一会,放过了惨遭蹂躏的薄嘴唇,俯下身在他耳边低喃:
不着急,等你醒来,我们再慢慢继续。
遂横抱起小野人往深山走去。
……



——没有没尾一段,前文和后续什么时候想好怎么铺陈再写了,刚把居老师的猎野人看掉,毛猴好可爱啊,尤其在青楼那段,我的天,我也想要埋他毛茸茸的胸膛!真的是大型逼良为娼现场了,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啊,你们倒是放开他!
我就是想吃黑壁和毛猴的cp,我以前明明连城璧cp几乎只吃黑白壁的啊!我怎么了!

撸头系列  还是抓不准比例结构,有些角度好难画,明明已经打了十字线,每天都在被自己气死,慢慢来,不着急,不着急,要佛系,要佛系……

画不粗居老师万分之一的美

继续画熊猫,毛脸少女的侧脸|・ω・`)
最近在补小夜子和热高,反差简直了!
顺便秋被高大的弟弟扔沙发上那一幕我满身狼血已经达到1000度_(:3」∠)_

上色上到一半|・ω・`)

熊猫|・ω・`)
真是被他美哭

终于get了多张图一起发的方法 o((*^▽^*))o

熊猫๑乛◡乛๑ ,
在iPad上戳了很久,这堆毛毛好难画( •̩̩̩̩_•̩̩̩̩ )
熊猫五官好精致!满脸毛依旧能看到少女样!